叶兆言重述后羿与嫦娥 “命题作文”《后羿》即将出版

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,叶兆言已经创作过一个神话故事《濡鳖》,可惜反响不大。“我很早就对神话题材感兴趣了,只是写南北朝还是写远古的,一直没有计划好。这次写后羿,是想写一个男人如何成为帝王的故事。

从“后羿射日”到《后羿》,叶兆言此次仿佛是正面迎击一个男人的传说。不过在他看来这似乎并没有别人想象的那样艰难。“角度总是多方位的。比如我们所熟知的‘嫦娥奔月’,也许有人会认为后羿被她所骗,但在我看来,嫦娥偷药是最最寂寞和悲哀的事情。对此,后羿是知道的。这其中有一个男人的厌倦和失落,‘嫦娥奔月’是后羿对嫦娥的流放。我们可以认为嫦娥飞往了月亮,但同时我们也可以认为嫦娥遁入了茫茫的人海。后羿选择的是牺牲和怀念。”

“重述神话”项目丛书现已在全球推出《重量》、《珀涅罗珀记》和《神话简史》三部作品。叶兆言直言,这三部作品他都已读过,但印象着实一般:“倒并不是这些神话本身具有强烈的‘抗改写’性,也未必是这些作者改写得不好。以《珀涅罗珀记》为例,也许是翻译过来的原因,我们很难切实体会到作者在其中运用的大段‘歌队’吟唱带来的美感。同时文化背景的不同可能也为阅读带来了一些障碍。”

这三部作品刚一面世,即有评论家认为,“重述神话”活动给文化引入“竞技”的因素,同时也显得更有卖点。从文化公关的角度来看,这是一个不错的创意,但是让每个作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写出一部长篇“命题作文”,无疑违背艺术生产规律。对此叶兆言表示,大可不必过于担心,作为一个作家本身并未考虑到“竞技”的因素也不会主动将自己纳入某一个出版计划,“《后羿》是很早就开始构思的了,直到最近写得差不多了才和出版方签了合同。我想这就是一种说明。”欢迎发表评论匿名发表留言板电话关闭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